重建美军?说到底是老调重弹 2020-01-02 11:20:41 来源:解放军报 作者:田博群 责任编辑:田博群 2020年01月02日 11:20 来源:解放军报参与互动   “重建美军”,背后的逻辑并不像这个口号那么耳目一新,遵循的仍是过时冷战思维——   重建?说到底是老调重弹  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签署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,新财年国防预算高达7380亿美元,创其上台后新高。特朗普在竞选时就提出“重建美军”口号。其就任后发布的《国家安全战略》《国防战略》等报告,也都依循了着眼大国竞争的“重建美军”思想。   需要指出的是,美国“重建美军”,背后的逻辑并不像这个口号那么耳目一新,其所遵循的仍是谋求霸权主义、信奉武力对抗的过时冷战思维,说到底不过是老调重弹罢了。这一点,从其“重建美军”的具体举措便可见端倪。   常规领域“招兵买马”   特朗普一上任就着手增加美国防预算,从2017财年的6187亿美元,涨到了2018财年的6999亿美元、2019财年的7163亿美元和2020财年的7380亿美元。随着国防预算持续增长,美军一改奥巴马政府时期削减数量、提高质量的做法,转而既要质量、也增数量,逐年扩大部队规模,2018财年拟增加20300人,2019财年拟增加16400人。美各军种纷纷提出了相应的扩军计划。   美陆军发布的《2028陆军愿景》《陆军战略》,提出了“三步走”发展目标,即近期(2018年至2022年)建立战备部队、中期(2022年至2028年)建立现代化部队并能够打赢任何对手、远期(2028年至2034年)建立多域作战部队和强化陆军优势,预期于2020财年末使现役陆军兵力达到50万以上。美陆军已实施的具体措施有:成立陆军未来司令部、继续加强以旅为主体的模块化部队建设、组建首支多域特遣部队和6个安全部队援助旅。   美海军调整了之前“由海向陆”的战略,强调打赢海战、夺取制海权,重建了第二舰队,突出了对大型高端舰艇的需求。美海军部发布的新版《舰队结构评估报告》与2014年版相比,总发展目标由308艘增至355艘,在计划增加的47艘舰艇中,大型高端舰艇占了39艘,计划于2034财年达到355艘的目标。   2018年9月,时任美空军部长希瑟·威尔逊提出了空军扩军计划,拟从现有的312个中队扩编至386个中队,期望于2030年前后实现该目标。   新型作战领域“磨刀霍霍”   美新版《国防战略》报告认为,与传统作战力量相比,潜在对手更可能在太空、网络和导弹攻防等领域实现超越,因此要加强太空、网络和导弹防御等新型作战力量建设。   在太空战力量建设方面,特朗普2019年8月宣布成立美国太空司令部,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批准设立美国第六大军种——太空军。太空军将以空军航天司令部为基础组建,完成整个工作需要至少数月时间,预计2020年底形成初始作战能力。   在网络战力量建设方面,2018年美国发布《国家网络战略》和《2018国防部网络战略》,并将网络司令部升格为一级联合作战司令部。目前,直属该司令部的133支网络任务部队已形成作战能力。美网络司令部升格后,除了负责网络战的联合指挥,还承担了类似军种部的职能,这一点和特种作战司令部的作用有点像,即被赋予指导、训练和装备网络战部队的任务。   在导弹防御系统建设方面,2019年1月美国发布《导弹防御评估》报告,进一步宣示了升级导弹防御系统的目标与决心,拟在改进完善现有陆基、海基和中段、末端反导系统基础上,研发空基、天基和助推段反导系统,以及新的导弹侦察预警和拦截手段,着力提升全方位的导弹防御能力,特别是对高超音速导弹等新武器的防御能力。   核武领域“一意孤行”   2018年2月,美国发布新版《核态势评估》报告,提出了加强核力量建设的多种举措,不再积极削减核武器,而是要保持数量并提高质量,计划对现有核武库进行升级延寿,同时研发新型核弹头和运载工具,进一步增强核力量的威慑与实战能力。   其具体举措包括:研发新一代“陆基战略威慑”洲际弹道导弹,用以逐步替换现有的“民兵-3”洲际导弹,对现有的地下发射井进行现代化改造,使它们具备存储和发射新型洲际导弹的能力;研制并装备至少12艘哥伦比亚级弹道导弹核潜艇,用以逐渐替换现有的14艘俄亥俄级核潜艇,同时研发与哥伦比亚级核潜艇相配套的新型潜射导弹,以取代现有的“三叉戟-2”导弹;研发新型的B-21隐身战略轰炸机,用来替换现有老旧的B-52、B-1战略轰炸机,并发展可携带核弹头的远程防区外巡航导弹,来替代现有的AGM-86B空射核巡航导弹。   “重建美军”障碍重重   一是美国大选和政府换届带来的不确定性。如果特朗普能够连任总统,那“重建美军”的政策或许能够延续,但如果民主党候选人当选总统,那“重建美军”的政策很可能要被推翻,或者做出大幅调整。   二是面临美国和美军内部的反对。民主党对特朗普“重建美军”的不少政策持批评态度,鉴于目前民主党已夺回众议院的多数席位,每个财年的国防授权法案想如愿通过将更加困难。刚签署的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历经半年多的斗争与协商,事实上已过了2019年10月1日的新财年开始期。美军内部对组建太空军等做法,也有不少反对声音,因意见不一致,已有前国防部长、前空军部长等多名高官辞职。   三是目标与现实之间差距较大。众所周知,综合集成的现代高科技武器装备往往是“吞金巨兽”,即使财大气粗的美国也有些不堪重负。当前美国防预算每年百分之二三的增幅能否持续都值得怀疑,而美海军舰艇数和空军中队数的目标增幅都超过百分之二十,就连美国内的军事评论人士,也认为很难有足够的资金实现预期目标。美陆军的扩军计划一开始就碰到了“招兵荒”,2018财年没能完成新兵招募计划,缺口高达6500人。   (作者单位:国防大学) 伏小涛 【编辑:田博群】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军事频道 军事新闻精选: 伤残抚恤管理办法修订版公布 6类人群可享伤残抚恤待遇 2019年12月19日 14:47:59 空军举行晋升将官军衔仪式:38名军官晋升为少将军衔 2019年12月13日 19:56:32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fixibiza.com